目前日期文章:200610 (1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大家覺得它未來該如何?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原接營彈藥,後轉接營參四後勤士,後來一位新來後勤官發現並無後勤士這編制,只是歷年來錯誤延用,也一代一代交接.所以要參一報在職訓直接掛下士補給組長,月領4880.但實務上仍有一位營補給,我仍辦原來後勤士的工作,簡單講就是後勤官的文書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在大金曾任營彈藥士,後改任補給組長.過小金營測驗到先遣回台時間不長,過小金時一個營彈藥庫共90幾間,所以移防回台時,營彈藥士留下,我先遣代接彈藥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在大金時,步二連也曾發生新兵被欺負,趁夜衛兵時帶槍進寢室開槍幹掉老兵,自己再自殺的事件.據說此新兵入伍前是江湖人士,那耐老兵欺負,原本要幹掉兩個,因卡彈出去通槍時溜掉一個,用五七步槍自殺還真有點難度.不過搞到這種結果也太不值得.當年大家共同的口頭禪:當兵不過兩三年,凡事何必太認真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我坐油料車,車上放一只公文箱,內擺換洗衣物(所以揹包內的物品都不用動),飲料,零食,小說,有外接雙喇叭的隨身聽......及少部份公文,申請單等.自出發後,一開始很緊張,沒玩過不知接下來有何花樣,慢慢覺得很悠閒,路線由押車官負責,我則開始享受公文箱的一切,偶而思考一下退伍後要幹啥.[LAI看了一定很幹,平平在做兵,差那麼多]直到看到步兵休息時,真癱在路兩旁,我深感自己還真他媽的好命.步兵真的是很辛苦,以前此種行軍俗稱500拉鍊,現在的阿兵哥可能都受不了,搞一次可能就有一堆人自殺,逃兵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師對抗所有人員要依國軍人員編制裝備攜行表(簡稱編裝表,極機密),每個級職都各有不同裝備,所以在燕巢大部隊集結時即是要閱兵兼裝備檢查,每個人共同的應是那可怕又可笑的背包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很難得20多年後能在網路中碰上梯次相近又幾乎同單位的軍中同袍,聊著聊著,20多年前的軍中生活點滴一一浮現眼前.

有人說,男人當2年兵可以談一輩子,且永不嫌累.那是因為當兵在男人的一生中是一段很特殊的經驗與回憶.不喜歡,又不能逃避.習慣了,就充滿回憶.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Oct 07 Sat 2006 17:50
  • 尋人
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58師長馬雲昇,117師長趙國相(很年輕,聽說很兇)營長張邦基,我們膩稱poki,營部政戰士有兩位,一位楊建昌(嘉義新港人),1470梯,退伍不久就結婚,我有去參加喜宴.一位好像叫xx宗,年代久遠,很多名字記不起來.當年大專兵15天一梯,因兵員裁減,1471提前15天,1472提前30天,1473提前45天,1474提前60天退伍,我就是幸運的1474梯.軍中破百是大事,依慣例要請客,記得當時過幾天就要破百,參一人事官證實此訊息,爽死了,馬上剩40幾天,不過後勤官可嚇壞了,馬上要我找徒弟銜接.所以75年5月,連上一堆人同時退伍,還好當時剛師對抗結束不久,部隊沒啥任務.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

我蠻幸運的,當兵兩次中秋節都在家過.第一次剛好新訓結束休假,第二次是先遣回台,部隊還在小金營測驗,先遣人員全部休假回家過節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17師是紅軍,胸前職務排是紅色的,在燕巢集結後出發,我坐油料車,一路聞油味,還須幫車輛加油.記得第一夜就睡在某公墓,各自找位置,因很累,且人多,倒也很快就睡著.沒發生靈異事件,倒是聽說某單位小兵偷百姓的芭樂被獅子大開口重罰一大筆.其實百姓大多很熱情,在嘉義我跟幾位夥伴就到百姓家洗澡,他們的小孩也在當兵,在金門這可是要收費的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說到師對抗真是難得的經驗,營部連除衛生排擔架兵要走路,其餘全部坐車,所以不用行軍訓練.不過我們要準備很多資料,借很多裝備,所以也很忙.記得睡袋嗎?那是我到台南永康網寮614經補庫借回來的,帳篷是去衛武營借的.那時每天忙的要命,但看到步兵連的弟兄操練的情況,不禁覺得自己真好命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過小金營測驗時,營部連較少行軍訓練.有次聽說將要拉出去走,趕快去買褲襪(聽說可避免燒檔),棉襪當然也不能少,心理也準備好了,突然接獲移防先遣命令,開始準備交接,忙得不可開交,行軍就免了.不過在大金小金都有夜行軍經驗,與兵器連輪流.夜行軍其實不太累,當時我都帶隨身聽聽音樂,彈包放統一蜜豆奶,加一些零食,當作散步夜遊.只是偶而太累時會走到睡著.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當兵時還不太會喝酒,當時都喝紅露加蘋果西打,因二級廠在后湖村外據點,冬天曾吃過狗肉,學長们一樣邀營長來,雖是紅露加西打,喝多了照樣掛掉.在金門期間沒喝過高梁,真遜.倒是生平首次吃狗肉,外據點通常有養狗,夜間可幫忙站衛兵,要移防小金時,表現較優的帶走,表現較差的就犧牲了.不覺有啥好吃,湯頭很棒倒是真的.外據點的夜晚較有趣,沒人管,通常晚點名完回據點才是夜生活的開始.吃宵夜,下棋,打屁,打牌,當然一定有人趕文書資料.只是走這段路較辛苦.當時未解嚴,金門實施宵禁,沒路燈,百姓家的燈要用黑布遮光,車燈上半部塗黑,整個金門的夜就是黑.通常都是靠打火機一閃一閃找路.不過就因為夠黑無光害,站衛兵常可見流星.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二級廠成員:後勤官謝俊源(台南),食勤組長陳冠洲(佳里),兵工黃錫麟(台北),工兵吳笏城(金門),彈藥劉庚鐘(美濃),集用場調度士黃守福(岡山),其餘忘了.20多年了,真的老了,現在退伍的小伙子,在我當兵時他們才剛出生.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回應LAI:(營部連有一先遣回台的預官排長------)          我是營部二級廠補給組長,先遣排長是支援排長謝世傑,但我不記得有這件事,他人很好,輔大法律系,退役後有再深造.曾在阿扁市長時代在北市府任要職,後來到台南市任環保局長,市長連任後現任機要秘書.去年曾與他見面,當年從大金小金橋頭楓港,留下許多共同回憶,真想不到如今他已是政府要員.當年通訊較不發達,所以現在很難找到同部隊之夥伴,不知有何好辦法?


長城堡jun1474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